书中世态长 看《红楼梦》里的关外物产

  《红楼梦》第五十三回里,贾珍在年前终于盼来了由关外庄头乌进孝送来的年货和祭祀品,这支长长的车队运来的方物,在乌进孝递呈上的清单上可以看出关东货的特征,鹿、獐、狍、野猪等,来自东北的深山峻泽,然后是产于松花江、黑龙江流域的鲟鳇鱼,以及那些榛、松、桃、杏等山货和大宗的生活资料。据统计,乌进孝冰天雪地走了“一个月零两日”运来的这些贡物,大约重量在60万斤以上,共45种之多。用东北大车载运的话,起码需要220多辆。按小说中介绍,这些东西均来自宁府在关外的官庄。

  清室入关后,东北被封禁。除设置八旗围场外,在东北建立了大量的八旗官庄、皇庄,在吉林设打牲乌拉衙门,专门负责向宫廷和皇室提供祭祀用的方物和珍贵毛皮、东珠等。到了康熙三十年(1691),内务府在盛京的粮庄达84处,清政府各部门在东北设官庄约126处,其中包括各部及八旗王庄、宗室官庄等,吉林打牲乌拉衙门是直接为皇室服务的免赋单位。它的一项重要任务是捕打为皇室大祭用的鲟鳇鱼,为各类祭祀做贡品的松子、蜂蜜、貂皮等。鲟鳇鱼是大型鱼类,是清室大祀中的重要祭品。清代祭典分大祀、中祀、群祀三等,大祀为祭天地、上帝、太庙、社稷之礼,这些祭祀所需要大宗祭品均来自东北吉林的打牲乌拉衙门,由他们组织牲丁捕捞、生产、运输。到了乾隆年间,吉林官庄有90处,其中乌拉境内有50处,宁古塔境内有13处,伯都讷境内有6处,三姓境内有15处,阿勒楚喀境内有13处,计有额定庄田1。08万垧,壮丁900人。吉林官庄壮丁来源主要是,因罪发遣流人,以及八旗王公的赏奴和开户奴仆组成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宁荣两府,在东北各有庄地八九处,均由庄头管理。第五十三回中出现的老砍头乌进孝就是宁国府某处官庄的庄头。这就披露出一个清代东北官庄的大背景。细读乌进孝的贡单,除人参、东珠外,多是吉林打牲乌拉衙门产品贡品的缩影。而清代吉林将军每年向清廷进贡的物品中,不乏与乌进孝的贡品多有相似处,主要贡品包括:鲟鳇鱼、鲈鱼、杂色鱼、山韭菜、细鳞鱼、稗子米、铃铛米、松子、白蜜、东珠、人参等100多种。《吉林通志》载有“吉林属每岁进贡方物”和“接驾及恭贺万寿进贡物产”的两份贡单,比较详细介绍了清代吉林地方向皇室所进的方物,其中有鹿制品、野猪、野鸡、树鸡、鲟鳇鱼、稗子米、山楂及黄狐、梅花鹿、狍、獐、虎、熊等珍贵毛皮和鱼制品、杂粮制品,山珍土产有松仁、榛仁、核桃仁、杏仁、松子等。这些贡品主要由祭祀用品、山珍野味、珍贵毛皮、蔬菜果品、粮食作物所组成。祭品有春秋两季祭品,贡品有月贡、岁贡、万寿贡之属,这种源源不断的贡品,直到光绪末年乌拉撤山方结束,贯穿了清王朝的始终。

  《红楼梦》除五十三回乌进孝贡单反映出清代这一社会现象外,贾府奶奶、夫人、小姐们也有吃人参制品的习惯,这些都反映出清代的社会习俗。其中珍贵毛皮的描写,除对红楼儿女活跃在大观园的冬季穿戴外,第一百零五回抄宁府的单子上列出不少。从宁府抄家被登记的物品中看,除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外,珍贵的毛皮占了大宗:如黑狐皮18张、青狐皮6张、貂皮36张、黄狐皮30张,猞猁皮13张、麻叶皮3张、洋灰皮60张,以及媚子皮、虎皮、海豹皮、海龙皮、羊皮等,种类繁多,“各色皮衣一百三十二件”。可见宁国府一宅所据裘皮之巨。把前八十回的描写和后四十回的补叙,便可以看出一个完整的清季八旗贵族之家真实的生活图景。这些物品的来源与清代东北物产息息相关。杨宾在《柳边纪略》中介绍,“柳边外山野江河产珠、人参、貂、獭、猞猁、雕、鹿、狍、鲟鳇鱼诸物,至王公宗室,亦各按族分地,令期采捕。”可见,宁府的贡物与被抄家的物品均来自东北、来自八旗的故乡。清人沈兆褆《贡祭诗》云:

  祀典尊崇祭品齐,预储簿记数堪稽。

  帝乡土物依时贡,鹿尾雕翎敬谨赍。

  任何作家的创作都离不开社会生活所提供的信息和资料。曹雪芹和高鹗在创作、续作《红楼梦》时,对宁府贡品的来源、用途以及社会所需求的状况,必然要有所了解,然后在作品中作出必要的反映。以乌进孝车队的行程时间来看,他们走的驿路应该是吉林至盛京的御路,沿着当年康熙帝东巡的线路,由吉林尼什哈上路,出伊通门,越柳条边,走13站到盛京后,向西南继续行驶,过大凌河至山海关进入京师皇华驿,共经过34个驿站,行程2245里,到达京师之宁府。除在路上道路一暖一化的耽搁些日,按照这个模拟的行程,乌进孝车队每天平均要走80里路的行程。按吉林到北京行程时间,与当年康熙帝东巡的时间大体相当。据《吉林通志》载:“乾隆三十三年议准:办案复议。吉林至京城二千八百八十二里,限二十九日”。又康熙二十一年(1682)东巡数万人马往返走了三个月,除去路上休息活动外,往返大致用了64天,那么单程也就是32天左右。这个数字与乌进孝车队走的“一个月零两天”大体相同。可见,曹雪芹在描写贾府与关外官庄方面,参阅了东北官庄及一些历史素材,形成了小说在描叙时序上的准确性和情节的真实性。

  自然,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以现实生活为基础的虚拟小说,它不是历史,也不是对号入座的纪实文学。我们仅从小说在典型环境的描写上,向我们披露出《红楼梦》与吉林关系的蛛丝马迹,它和吉林的关系符合小说现实主义创作原则,为我们解读《红楼梦》、解读清代吉林历史生活,提供了一个典型的素材。

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招贤纳士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风景网 Fengjing.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备15041511号
Copyright 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户服务

40066-400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