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北京庙会:独特大餐 有吃有玩有文化

  说起庙会,顾名思义,就是庙里面的集会。过去,一般城里乡下,庙宇不少。每到一些固定的节庆日,总会组织一些祭祀活动,向神祷告祈福。祭祀活动本来就需要很多人参加,好热闹的老百姓,更会从四面八方涌到庙里去看看凑凑。人一多了,就会要吃要喝要玩,于是卖吃的,卖喝的,卖玩得,也都往那里聚集。这么下去,庙会就由原本单纯的宗教活动,渐渐发展成为民间自发的聚会和集市了。人民群众的需求,总是可以创造出很多伟大的文化现象。

  有好事者,给庙会归纳出三重内涵,其一是敬神求福,其二是商贸交易,其三是文娱活动。其实,第二项和第三项,都是庙会游乐的不同方面:商贸交易,交易的大多是零食、小吃、瓜果甜点,以及面人、哨子等各式玩具;文娱活动,锣鼓民乐、舞龙舞狮也好,洋画片、高跷、变戏法也好,无非图个乐子。老百姓在节日的气氛中,边吃边玩,在那生活艰难而常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犯愁的日子里,算是难得的放松与喜悦了。

  八百年,庙会对北京人的影响极为深远。在北京人的心目中,逛庙会有着极强的吸引力。

  从古代文献上,我们可以得知,周代宗庙之旁便有庙会了。这就是《考工记》上所说的“匠人建国左祖右社,面朝后市”。祖即宗庙,社即社稷,市乃交易的地方,交易之地与宗庙、社稷已经有了联系。六朝以后,佛教寺院,道教宫观日渐增多,于是附于佛寺、道观的庙会也逐渐兴盛起来。

  据《北京庙会》记载,北京地区的庙会源于辽代,发展于元末明初,兴盛于明清两代。

  后因战火,衰败于抗日战争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又陆续恢复发展。

  老北京的庙会名目繁多,仅以清末民初为例:每月逢九、十、一、二是隆福寺,逢三是土地庙,逢五、六是白塔寺,逢七、八是护国寺。再加上正月初一开庙的东岳庙和大钟寺,初二的财神庙,十六、十八的白云观,三月初三的蟠桃宫等等,几乎天天有庙会。

  不过,对于庙会来说,真正最有看头的,倒是它宗教活动中的文化内涵。老北京的庙会最为独特,北京是千年古都,庙宇多:城隍庙、护国寺、白塔寺、土地庙、白云观、大钟寺、东岳庙……每一个庙宇,都有一段流传悠长的传说。而在每个庙宇中的敬神仪式,一举一动之间,也都散发出传统的庄严和恭谨。

  在过去,中华民族是一个敬畏和感激的民族:对命运,对上天,或是对想象出来主宰生活中万事万物的神们。有人会嘲笑这种“迷信”,但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,却也是对自己人生和他人都负责的一种态度。因为懂得敬畏,所以会有原则的行事做人,而不是全然被欲望所主宰的胡作非为。

  民间还赋予了更多的器物接受祷祝的权力。在白云观庙会上,人们会对门上的石猴感兴趣。据说,摸了这个石猴,就可以官运亨通,以至于“封侯”。于是,这位“猴哥”不得不在每年面临着潮水般人流的热情抚摸。其实,是不是摸到了真能当官,能当多大的官,相信很多踊跃参加者已经不在乎了。过年过节嘛,图的就是这个喜庆。

  最有节日特色的“五显财神庙”的正式活动从正月初二算起。初二一大清早,往财神庙进香者,除巨富显贵外,绝大多数是骑自行车。他们多身着各种绸缎的棉袍,外罩马褂或坎肩,头戴细毡礼帽。香客们从城里出发出广安门向南,当然基本顺风,(因北京冬季多西北风),但一出广安门就须逆风而行了。

  纸鱼,用一根竹劈儿缀上白线拴好,以便手提;还有成串的、泥胎、外糊金银箔的金银元宝,也拴在竹劈儿上。另外还有一种卜碌碌带响的风车。这种风车系用细篾儿和彩纸条儿糊成风轮,安装在秫秸架子上,每个风轮带有白线拴好的一对小鼓腿儿,敲打着一个泥塑蒙纸面的小鼓,大风一刮,卜碌碌直响。

  庙会上的小吃其实多半是北京日常街头巷尾叫卖的吃食,具有北京地方特色,适合北京人的口味,形成固定套子。比如有:

  豆汁:喜欢喝豆汁的并不局限于民族,也不拘贫富。卖豆汁的照例是从粉房将生豆汁趸来,挑到庙上,就地熬熟。“请吧,您哪!热烧饼、热果子,里边有座儿哪!” 当听到这样的吆喝声,那么一定是新鲜的豆汁熬好了。

  扒糕、凉粉:扒糕是用荞麦面和榆皮面做成的小圆坨,如烧饼大,蒸熟后,夏天放在冰上镇着;冬天则放在炉铛上,加油炒热,谓之热炒扒糕。经营者会不停地吆唤:“筋道的扒糕,酸辣的凉粉啦,请吧您哪!”

  灌肠:灌肠本应是用猪大肠灌上碎肉和淀粉,蒸熟后削片在铛上用大油煎烙。但庙会上所卖的灌肠却只用淀粉点上红,作成肠形(即粉坨子)削成小块在铛上用极次的汤油半煎半烙,使其外焦里嫩,然后浇上蒜汁盐水,用竹签扎着吃。

  此外,还有茶汤、油茶、豆面糕、老豆腐和爱窝窝等特色小吃。

  敬神求福的方式也多得很。专业和准专业神职人员有组织正规仪式,更普遍的是上香、叩拜,简单而虔诚。一柱香,冒着紫色的烟雾,蜿蜒而升。在芬芳而略有些呛人的气息中,深深俯下身子,向眼前的神像致敬,同时心中暗自祷祝。伴随着庙祝清脆或浑厚的敲击声,便似完了一个心愿般,满足地站起来。心中诉说有人听从了,美好的愿望或许会实现,于是带着这种好的心情,去迎接人生中接下来的酸甜苦辣,这便是很多求神者的素描吧。送子娘娘、痘神娘娘为妇女们排忧解难,患病者和身体欠佳的人去药王殿虔诚祈祷。每个人有自己的心事,每个人也有自己的希望。

  如今时代不同了,人们的娱乐多了,工作忙了。然而在传统节日中,是否也可以走出蜗居的家门,感受一下在严寒的冬日中,笑逐颜开的人群,熙熙攘攘形成的热潮?那些童年时候经历过的,或者在电视书本上看过的,好吃的好玩的东西,如今就在眼前。不是干巴巴的屏幕在跳动着色彩,而是色彩充满整个远近四周。欢声笑语,还有音乐声,交易声,混成嘈杂的一片,如此的迷幻,却又如此的真切。在这里,人群是欢乐的海洋,而你是欢乐的一滴水珠,随着波纹漂来荡去,却也由着你的性子,在和其他“水珠”的摩擦中,有目的或无目的地流动着。在这样火热而欢快的场景下,被办公桌、电脑和业务压榨得麻木的肉体与精神,也该轻轻舒缓一口气吧。

  总之,庙会是很多北京人在春节里面不可缺少的一项活动,人们都对它很依恋,又都觉得现在它还不够完美。抓住这难得的机会,去庙会走一走好了。哪怕就会挤挤人气,毕竟,和地铁、公车上的人气,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招贤纳士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风景网 Fengjing.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备15041511号
Copyright 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户服务

40066-400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