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河之南:中原地区的魅力所在(图)

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还。黄河从巴颜喀拉山麓奔涌而出,一路吸纳百川蜿蜒东流,从晋陕大峡谷冲撞而出,拐了一个近乎直角的弯儿,进入了河南境地。在此奔流700多公里,再进入山东省界,古往今来,中华民族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便是发生在这700多公里的黄河岸边。

  河南,古称豫州,地处九州之中。又称中州、中原,营建洛邑时,周公在登封告成兴建了测影台,从礼制上确定河洛地区为天下之中的崇高地位。据西周青铜器何尊铭文记载,周武王在消灭了殷商之后,在洛邑嵩山告祭时说,余其宅兹中国,自之乂民。中国一词即源于此。

  周昆叔(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教授):中原古文化,是我们国家立都最早的地方,是我们国家形成国家最早的地方。是我们国家形成伦理、礼制最早的地方。这是绝对的,这是世界都公认的,不单是我们国家。那么你看,举一个例子啊,就是说在中原的我们所谓的中原文化,中原文化的形成核心地区在哪里呢?核心地区实际上就是围绕在嵩山附近周围。

  登封嵩山脚下,始建于秦的中岳庙内有配天作镇坊,这在五岳的岳神庙中是独有的。岳立天中,一个中字使以河洛为标志的中原地区成为中国古代文明的至高点。从公元前21世纪到公元11世纪的金代,3500年间,先后有20多个朝代,200多位帝王建都于中原。其中,更有30多位帝王登中岳嵩山封禅,向民众昭示君权天授的神圣。夏、商、东周、东汉、曹魏、西晋、北魏、隋、唐、五代、北宋等王朝,帝王的车辇一次又一次地驻足于河洛。郑州、安阳、洛阳、开封、许昌等曾经的国都,一次又一次地彰显问鼎中原、统摄华夏的至尊。

  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。——《诗经·商颂》

  商丘城内,一个巨大的商字鲜艳夺目。商族的始祖是契,传说契居商丘,契的孙子相土驯服野马用来驾车,相土的后人又用牛驾车到异国做生意,做生意的是商族人。自然,他们就是商人,带去交易的物品就是商品。商人所做的事就叫商业。在安阳殷墟,妇好墓内殷商时期的玉贝、骨贝、铜贝,这些又作交易的货币,证实了传说中的商人贸易。南阳社旗山陕会馆号称天下第一会馆。虽为清代建筑,但在这里,中原商贸曾经的辉煌与荣耀得以完美地延续。被尊称为商圣的范蠡就出生在南阳。《史记》说范蠡,富而好行其德。范蠡是中国最早的商业思想家。而来自中原的另一位大商人吕不韦最大的一笔买卖,就是把私生子送进了秦宫,成了日后统一中国的秦始皇。公元604年,隋炀帝巡视洛阳,当隋炀帝登上北邙山南望龙门伊阙时,决意迁都洛阳。

  葛晓音(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):隋炀帝虽然是昏君,但是他到洛阳以后,还是有很多的建设,就是扩充了很多的粮仓,另外开凿了大运河。这样就使得洛阳的南北交通便利。本来洛阳就是所谓大河之南,居天下之中,那个前面还有伊水、洛水,背靠黄河还有嵩山,所以呢,交通非常便利,物产非常丰富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它自然就成为当时全中国经济最发达最繁荣的地区。

  12年后,唐取隋而代之,再一次对洛阳进行大规模扩建。鼎盛时期,天下舟船所集,常万余艘填满河路。中外旅上莫不辐辏,洛阳人口达百余万,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大城市之一。

  舟通南越货,城背北邙原

  帝宅夹清洛,丹霞捧朝暾。

  ——唐·韦应物《登高望洛阳城作》

  洛阳还是中西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,这些出产于古都洛阳的唐三彩器物,一改陶瓷的单色调传统,斑驳灿烂同着商旅们的驼队,穿越漫漫的丝绸之路,将中原的繁华和富庶遗撒万里古道。

  比汉唐京邑民庶十倍,说的是开封。北宋时期,汴河与大运河的沟通,使得开封成为大运河最为重要的枢纽。当时汴河一路,每年仅从江南运往京城的粮食达700万石之多。舳舻相衔,千里不绝,汴河两岸一片繁华。

  传说黄河中跃出一匹龙马,背负河图。伏羲恍然大悟,一画开天,作书契以代结绳记事,将华夏远古先民引出蒙昧时代。大禹年间,洛水中浮出神龟,背负洛书。大禹受此启谕划天下为九州,创立了洪范九畴。

  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----《周易·系辞》

  这些刻在巨石上的符号就是河图洛书。不论后人如何猜测这些符号的指向,有一点是公认的,这些来自黄河的符号赋予了黄河特殊的文化意蕴。

  李学勤(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):今天我们说河南,不但是自古以来的一个文化中心、帝王之都,而且呢,应该说是我们这个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的核心地带。

  2000多年前,中原大地上,诸子们伫立黄河岸边百家争鸣,开创了中国文化的一个黄金时代。卫辉市顿房店乡的比干墓,讲述着冒死谏言的故事。这位被商纣王剖心的老臣,其惨烈和悲壮的死,展现出亘古第一忠臣的形象。比干祠内的这一石碑,碑文中感慨 “呜呼介士,胡不我臣”,撰文者对比干崇敬之情发乎内心。谁能想到,写这篇文章的竟然是一位异族皇帝——北魏孝文帝。

  严文明(北京大学教授):魏孝文帝应该说,我们如果讲中华民族统一的历史上,他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他以一个少数民族叫入主中原吧,他是看到了中原文化,他原来建都在大同,那个叫平城京,那还是不够,所以后面他就迁都洛阳,这才到了文化的中心。天下之中,它也不是光一个位置的中,这个经济文化中心都在这里。他就感到了差距,所以他要求他整个的民族都学汉族、都学汉文化。

  汉文化对一个武力上获胜的外族,具有如此强大的感召力,再一次证明了文化的最终力量,证明了最彻底的征服是文化的征服。这是从外到里渗入血液、深入骨髓的征服。北魏孝文帝的深谋远虑,一个直接的后果是,东汉时期进入中国的佛教进一步本土化了。当佛学思想与当时的玄学思想结合时,它们终于在中原生根发芽。

  楼宇烈(北京大学教授):到了东晋时候,佛教文化就开始深入到了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。不仅在理论上面,而且在文学艺术上面,甚至于渗透到了民间的生活习俗。很多民间的一些信仰里面,都有佛教造成的影响。所以这样呢,佛教慢慢、慢慢就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也就是说本土化了,它完全本土化了。

  佛教的传入,使中华文化遭遇到了外来文化的第一次挑战。历时五百年,佛教最终在嵩山脚下的少林寺尘埃落定。禅宗的出现,无疑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。中原文化巨大的融合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元祐八年的冬天,远道而来的学者杨时和游酢直奔嵩阳书院,拜访洛学大家程颢,程颢谓之曰:吾道南矣。洛学终于由杨时传至朱熹,成为程朱理学。上升为此后中国八个世纪的思想圭臬。或许僵化、守旧的种子也悄悄埋下了。

  高耸入云的太行、王屋二山,愚公移山的故事久久回荡。传说中的愚公,以及愚公无穷尽的子子孙孙们生命不止的劳作,使得历经浩劫的中原,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崛起。

  汤阴岳王庙中传出的是精忠报国的壮怀激烈,是还我河山的仰天长啸。作为军人,文臣不爱钱,武官不惜死。天下自平的道德境界,足以使岳飞名垂青史。但是,比岳飞战功更加熠熠生辉的也许是怒发冲冠的《满江红》,还有“还我河山”四个大字。

  端坐开封府的黑脸包拯,一生清正廉洁、铁面无私,直言敢谏,成为数百年来老百姓心口相传的清官偶像。粉身碎骨全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。这是花园口镇河铁犀对治河名臣于谦永久的纪念。

  太行山上人工天河红旗渠,现代愚公的杰作。林州人腰悬绳索凌空飞下,生生用一钎一凿,硬是削平了1250个山头,把生命之源的河水引向曾经干枯的大地,这一干就是十年。

  得中原者得天下,淇县的云梦山,是鬼谷子传道授业的地方。纵横家张仪、苏秦,兵家孙膑、庞涓曾在这里拜鬼谷子为师。中原始兵法的发源地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。黄帝、蚩尤之战是古时候第一个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大战。涿鹿之野大捷后,黄帝将兵符埋在新密以示天下太平。然而,兵燹之灾却又一次次在中原大地上重演,使大河地区的文明成果不断遭到焚毁。历史上,函谷关曾经上演过数十次重大战事。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公元前318年,楚怀王率六国大军,合纵攻秦,与秦军战于函谷关前。结果,六国大军伏尸百万,血流漂杵。还是函谷关,“戌卒叫,函谷举,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”。这是杜牧的名篇《阿房宫赋》里的哀叹。公元前209年,中原出生的陈胜,在一个寒风瑟瑟的雨天,面对惨烈的暴政发出了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质疑,穿越了两千年的历史而经久不散。2200年前,古荥鸿沟战马嘶鸣,楚汉战争打得惨烈之极,中原十室九空。战争结束的时候,汉高祖刘邦出行,竟然找不到四匹相同颜色的辕马拉车。

  张宇(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):中华民族历史上100多次农民起义,几乎都在这片土地上。于是我开个玩笑说,100多次农民起义的车轮都辗在了河南人民的脊梁上,压碎了这片土地,而且都没有成功。

  官渡大战的硝烟还未散尽,许昌春秋楼从战场上返回的关公心绪难平。中原大地上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”,残酷的战争毁灭了一个个美好的家园。每年阴历九月十三,是洛阳关林镇最热闹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华夏后裔云集于此,他们所祭奠的就是这位头枕洛阳,身卧当阳,功在许昌的忠义之士关公。一个与孔子齐名的武圣人。英雄长眠,逐鹿中原的马蹄声却此起彼伏。

  还有水祸,传说中的启母石,如今静卧在嵩山脚下。夏禹化身为熊,开山导河。大禹治水,司马迁的说法是“居外十三年,过家门而不敢入”。在距离紫禁城千里之外的武陟县的黄河岸边,也有一座太和殿,这就是雍正皇帝为祭祀河神、封赏历代治河功臣修建的。大河安澜,是历代中国皇帝都要关心的大事。虔诚的雍正皇帝耗资288万两白银建造了嘉应观。黄河的安危让一个王朝也胆战心惊。从公元前602年周定王五年到1949年,黄河先后决溢1593次。仅元明清三代,在开封境内的决溢即有300多次。

  居人溺死者十八九,救援不及一二,叫苦连天,呼救黄河,如鱼之游于沸鼎之中。

  ——《如梦录》

  历史上开封境内黄河大堤曾数次决口,其中七次水淹开封城,破坏之后是重建。因此有了“开封城,城摞城”的奇观。但是,每一次破坏必然伴随着文化的迁徙和破损。战争和洪患慢慢地侵蚀着中原大地的肌体,一次次的迁徙,则将中原文化带往异地他乡。 1126年闰11月25日,北宋惨淡经营一个半世纪的汴京被金军攻陷,金兵掳获徽、钦二帝,金兵焚城,大火三日不熄。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,这是一种伴随着骄傲的伤感。

  周公在禹都阳城兴建测影台,从礼制上确定了中原为天下之中的崇高地位。“中国”一词,亦源于此。由夏至今的4000年时间里,其中3200年,中原一直是中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以海纳百川的胸襟,中原成为一个吸纳、交流、融会和锤炼四方文化精髓的大熔炉,这也是中华精神的主脉。随着北宋汴京的沦陷,中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南迁、北移,中原的辉煌随之终结。

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招贤纳士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风景网 Fengjing.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备15041511号
Copyright 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户服务

40066-400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