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渝韵味:重庆独特的茶馆文化(图)

  饮茶习俗是古重庆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色,不仅历史悠久,而且在饮茶的方式,茶馆的情趣上都别具一格,吸引中外游客的兴趣,体现出重庆古老文化传统和迷人的魅力。抗战时期寓居重庆的一位作家在回忆战时陪部重庆的文章中说“领略巴黎的风情在咖啡馆,领略重庆的风情在茶馆。写重庆,不可不写茶馆。用盖碗泡茶,泡上一碗,三朋四友,躺在竹椅上谈夭,想谈多久就多久。”足见重庆茶馆浓郁的巴渝风情韵味,为海内外游客所赞赏。

  重庆人饮茶之风俗,历史悠久。据专家们考证,早在唐代品茶专家陆羽所著的《茶经》一书中就写道;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……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。” 西汉学者王褒在《憧约》一书中,就记载巴人家中烹茶待客的情景:“舍中有客,提壶行酷。烹茶尽具、已而盖藏。”晋代诗人诗词中就有“蜀中饮茶冠六清”的诗句。自古重庆城就有“城门多,寺庙乡、茶馆多”之说。重庆的茶馆遍及城乡、大街小巷,坐茶馆吃茶,成为土农工商,男女老幼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习惯。重庆城茶馆之多,可从1947年3月重庆《新民报》所载:“方圆不到9平方公里的半岛的城区,就有茶馆2659家之多.”足见重庆人饮茶风之盛。

  坐茶馆是重庆人的生活习俗,家里有茶不喝,偏要到茶馆吃茶。追溯其源,除了自古沿袭的生活习俗外,与重庆地理、气候等环境也有密切关系。重庆地势陡峭,人们爬坡上坎,走得脚腿酸软;尤其是漫长酷夏炎热的气候,走得汗流夹背,口干舌燥,很自然想找个歇脚解渴的地方。往往在坡顶和石梯高处、转弯的街口就有供人歇脚解渴的茶馆。昔时整个重庆城没有公园(直到民国18年始有一处占地1200平方文“尺地寸天”的“公园”),茶馆就成为人们休想、散心解闷的好去处。重庆城市房民居狭窄,亲友来访,无法在家中接待,往往起身招呼亲友;“走,茶馆吃茶去。”以茶待友、以茶会友,促膝谈心,既体面又方便。泡上一碗茶,想谈多久就谈多久,花费无几,十分称便。如若进一步分析,重庆人的饮茶之风,与重庆爱摆“龙门阵”之风习密切相关。重庆人豪爽热情、幽默风趣、男女老少都喜爱闲聊,侃起来就没完没了。茶馆是人们聚会聊天的最好去处。“摆龙门阵”已成为重庆人聊天、闲谈,说故事谈家常特有的代名词。坐在茶馆,手捧香茶,无拘无束,海阔天空,天南地北,前三皇、后武帝,古往今来,陈猫死老鼠,无一不是摆谈的谈资。在这里可听到家中听不到的、报纸上没有的轶闻趣事和小道消息。各自倾吐发泄内心欲吐为快的思想感情,实在是人们调剂和丰富精神生活的一种享受,是不坐茶馆的人,难以领会的乐趣。

  重庆茶馆与其他城市的茶楼,茶园不同。传统的重庆茶馆,竹躺椅前摆小茶几,可躺可坐,久坐不累,端茶顺手,搁茶方便。 一盏“盖碗”,慢慢品茗,想坐多久就坐多久,店主不下逐客令。如有事离开,只须将茶盖斜放在茶船上,堂馆就会给你保留。 重庆人饮茶讲究水好,茶好,茶具好。过去都用两江的江水,有的是从太平门江边滩盘处取水,店家用沙缸过滤,打起“河水香茶”的茶招儿,招殊茶客。重庆人历来喜爱色艳、味浓、耐泡而味醇回首的云南下关沱茶。浓茶是装模压制,外形如北方窝窝头的再制茶,具有消暑解热去腻生津的功效,深受气候炎热的重庆人所青陈。

  至于茶具,精巧美观的“盖碗茶”出自巴蜀。相传是唐代德宗建中年间(780--783年)川西节 度使崔宁的女儿发明的。原来的茶杯没有衬底,端着烫手,放在桌上又不固定,崔宁之女巧思设计以小漆木盘承托茶杯, 名叫“茶托子”。有了茶托,吃茶时既免烫手,又使茶杯在桌 上固定,人人称便。重庆人饮茶的茶具十分考究,茶杯是江西景德镇上等细瓷,茶托(茶船)是铜或锡质,上面雕刻着图案,本身就是一件工艺品。茶盖、茶杯和茶船组成三大件头的茶具,古朴典雅,形成巴偷独特的盖碗茶文化,以后发到南方,在官场和民间普遍流传。用盖碗茶方能体会茶文化的韵味,头开鲜开水泡的茶,浓汁沉在碗底,用茶盖来调节茶味,轻刮茶味谈些,重刮则茶味大上,喝时不必揭盖;放正则密封防止茶味外溢,侧放则散热凉得快些,半扣半闭浮叶既不会人口,茶水则徐徐沁入口中。金船瓷杯,慢拂盖碗,细细品茗,姿势优雅,情趣盎然,有着巴偷茶文化的独特的风情雅趣。

  茶馆业也十分讲究店堂的服务,跑堂的茶堂植称“么师”,必须练得一手按茶的好手艺。只见他左手提着细嘴铜茶壶,右手五指将8副茶碗、茶盖、茶船叠成扇状,走到茶桌前,瞪眼之间,“哗”的一声,干净利落地依次“梭”到茶客面前。掺满到碗沿,却滴水不漏、不溢、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几十张条桌,众多的茶客,他穿梭其间,照例是先吃后付茶资。他机灵的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;不断的掺茶、收碗,收款找补,却做到不错不漏。

  但旧社会,么师收入低微,老板每天只付他10碗茶资的工钱。全靠客人自带茶叶,卖自开水(称为玻璃)和出堂的开水钱,算他的“奖金”。这种掺茶的绝 “技,解放后受到重视而现为“国粹”。1979年,法中友协的皮埃尔先生在成都茶馆看到堂倌吴云清的接茶功夫,十分惊奇和赞赏,邀他到法国夏乐宫为法国各界人士表演。掺茶师吴云清的表演轰动了巴黎,大小报纸刊登,数十位法国人拜他为师。巴蜀茶文化对祖国民族文化所作的贡献,令巴蜀儿女为之骄傲和自豪。

  历史回音与现代文明交织。今日的重庆茶馆,虽在寸土寸金的繁华闹市中心少见,但中心地区的背街小巷和城郊街道仍然是随处可见,茶客如云。各工厂企业,贸易市场,各街道居委会大都开有茶馆,古巴渝茶文化遗风犹存。与往昔不同的只是多了彩电和吊扇。城郊乡镇茶馆更是热闹非凡、高朋满座,店堂交易活跃,门前摊点林立,购成现今商品经济发展、市场活跃的特有景观。

  近几年街边道旁及出现“洞天茶馆”,利用抗战时期遗留下来众多的防空洞和“平战结合”新修建的防空洞开设茶馆。“洞天茶馆”冬暖夏凉,空谷来风,凉爽宜人,茶客人洞,暑热顿消,又多了一种点缀巴偷风情的景观。

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招贤纳士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风景网 Fengjing.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备15041511号
Copyright 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户服务

40066-400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