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的历史警示 藏在皇历背后的那些事

  历书是按一定历法排列年、月、日并提供有关数据的书,在我国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。历书,过去又称“历日”、“宪书”、“通书”。在封建帝王时代,由于它是皇帝颁布的,所以人们又称它为“皇历”。清乾隆时,因为乾隆皇帝的名字为弘历,为了避讳,历书又改名叫“时宪书”。

  老皇历随着时代而发展,各个时代的历书又带有不同的特征,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,因此成了人们喜好的一种收藏品。明代晚期,套版套色印刷达到了顶峰,反映到老皇历上就更添了几分风采,这种官刻官印宫藏的老皇历是拍场上的重器,动辄成千上万元,而且买家多是海外大款,后市还应看高一线。

  古时的历书内容除以历法排列年月日和节气外,多以具体指导农事、参谋生活、选定良辰吉日为主。但出于封建统治的需要,历书内容也被涂上了浓厚的迷信色彩,如选择“黄道吉日”、相面算命之类,成了活生生的历史写照。而那些与特殊历史时代密切相关的时事政治、经济生活、科技军事、天文地理、文化艺术、春联谚语等成为体现收藏价值的渊源。

  特殊年代的老皇历还为后人警示历史、不忘家仇国恨起到鲜明的警钟作用。如《大清光绪三十五年时宪书》,清代光绪皇帝在位34年,根本没有“光绪三十五年”,所谓“光绪三十五年”,应为宣统元年(1909)。由于“皇历”必须要在前一年年底提前印制,而印刷部门无法预测皇帝何时更替,所以便出现了“光绪三十五年”的谬误,以至该“皇历”出版发行时,在封皮“光绪三十五年”上,加盖了朱印“宣统元年”加以订正。

  1912年被推翻后的清朝皇室刻印了《大清宣统四年时宪书》。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,在革命派的努力下,清帝接受优待条件退位,宣统三年十二月廿五日(1912年2月12日)颁诏退位,因此历史上并没有宣统四年。这一年(1912)新历书中记载了这一事件并在题记中记有“北京城总都督袁世凯,南京正都督孙文,副都督黎元洪、黄兴,阎锡山,山西太原府大都督五台县人”。做了83天皇帝梦的袁世凯,刻印了《洪宪元年历书》 (1915),这份已经发黄的彩色洪宪历法表,成为后人对只存在83天的“中华帝国洪宪元年”嘲笑的证物。最具讽刺的是这份新旧历对照表上方两侧还赫赫写着“当今皇上万寿”字迹。“1915年,袁世凯复辟帝制时,像以前封建王朝帝王即位一样,他‘改正朔,易服色’,颁布了所谓的‘中华帝国洪宪元年新旧历对照表’,并下令全国一切公文函件只能使用洪宪年月日。然而,帝王梦一朝烟消云散,中华帝国仅仅推行了83天。”这份特殊年份、流传极少的老皇历是藏界追逐的“重器”。2000年,中国历史博物馆(现国家博物馆)在北京拍卖会上以数千元重金将此两件历书购归,永久展示。

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|联系我们|关于我们|招贤纳士|友情链接|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风景网 Fengjing.com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粤ICP备15041511号
Copyright 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客户服务

40066-40086